九月 2016

观后感 | “维童合唱指挥大师班”学员学习体会与心得

文:广西学员 莫有君老师

为期三天的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这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出来学习。维尔特教授上课很认真、风趣、幽默,非常精彩,而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小朋友们更是令人敬佩,其实他们也是普普通通的孩子,在上课中注意力非常集中,安静,认真,课后与他们合影也是相当有礼貌热情。这点就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如何教育我们的“未来”。

说说体会,每天听课六小时,每天上午三小时是维尔特与“维童”合唱团一起工作授课,下午三小时是维尔特与广州本地合唱团工作、排练,实战解决合唱排练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收获颇多。

(1) 基础
音准节奏这是歌唱所必须掌握的技能,唯一相同的世界语言五线谱,乐理基础、音程关系、和弦的原位与转位等,这些都是他们平时上课内容。

(2) 声音
无论哪之合唱团都绕不开的问题——声音。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世界独树一帜,他们非常讲究高位置头腔、胸腔的共鸣,要求身体要非常的放松,每个团员都要找到自然放松舒服的歌唱状态。
 
(3) 语言、咬字吐字
维尔特非常讲究字正腔圆,奥地利的德语与德国的德语在发音上面也有一些不同,在演唱中孩子们也存在语言不准确的问题。所以,不管哪国哪种语言的合唱歌曲都必须要准确发音。

(4)作品风格
作品风格的准确把握是每个指挥都应长期学习且要掌握的技能,这也是最难的。要演唱作曲家的作品首先得了解作曲家的性格、创作手法、意图。严格按乐谱上的术语记号执行。如:这几天排练的巴洛克时期的作品要求声音要有颗粒性,对位的旋律线条要清晰。斯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要把维也纳特有的华尔兹节奏表现出来。而舒伯特的作品要把戏剧性的冲突表现出来,以此类推……指挥要做的事情很多。

(5)指挥法
这是每个指挥必须要掌握的技术,指挥图示,预示都要很明确的给合唱队明白。排练课程中维尔特不止一次的强调要让每一个音都唱得“有趣”,我的理解是要把每一个音都唱得有音乐性。要把心里的东西通过双手表达清楚,也叫“心手合一”。指挥的三要素“准、省、美”是每一个指挥者永恒的追求。

总之,“指挥”是一个艺术家、亦是教师,作为一名合唱指挥,我应该努力学习各种知识,提高音乐的审美能力。同时要做好一名老师,能找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指挥是一个团队的灵魂,指挥是具有高尚人格魅力的人,努力!

2016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工作坊盛大开幕!

2016年9月21日上午9点10分,“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中国工作坊”在广州市番禺区星海青少年宫盛大开幕。担任此次工作坊的主讲人系维也纳童声合唱团董事会主席&艺术总监维尔特教授。来自全国各地的音乐教师们欢聚一堂,和可爱的小天使们互动练习,工作坊场地充满了精彩纷呈的课程带来的欢声笑语以及学员们热忱的掌声。据悉,为期三天的课程,每天上午维也纳童声合唱团都作为示范团。

9月21日上午维尔特教授重点与大家分享了合唱指挥技法,从起拍、气口等细节的处理,再到旋律、节奏的指挥手势调整,通过带领学员共同指挥示范乐句及曲目,让大家切实的感受正确的指挥技法。并邀请三位学员老师分别上台示范指挥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现场指正示范指挥教师的不足,令学员们受益匪浅。下午维尔特教授通过《蓝色多瑙河》向大家展示了维也纳华尔兹的演奏风格以及乐曲处理关键点,他精湛的钢琴演奏技法及关键点的处理技巧,令学员们钦佩不已;更让大家惊喜的是首次发布了有关童声合唱的训练秘籍——《声音即乐器》,这也是奥地利国家教育部首推的儿童声乐训练指导教学DVD。(小编注:不久的将来,也将在中国出版与发行,敬请关注本微信平台的信息。)

接下来的两天,维尔特教授将继续带领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带来更加精彩的课程,敬请期待!

2016施密特河南郑州合唱指挥大师班圆满落幕

为期三天的“施密特河南合唱指挥大师班”在师生同台合唱的一曲《Jada》中落下帷幕,课后老师们竞相与大师拍照合影留念,并希望大师有机会再次莅临河南讲学。

课程中最为精彩的是在《不同时期的欧洲合唱音乐范例由声音范例形成的“听觉之旅”》这一课题中,许多范例作品的曲目均来自施密特大师所指导的德国繁星合唱团。老师们得知这些录音是大师的作品而且这些作品又是现场的录音时,听课的老师们多次用掌声来致敬施密特大师的指挥技艺以及对艺术作品处理的严谨态度。

河南省教育厅教师合唱团、郑州大学音乐学院合唱团在课程中多次与大师合作排练。施密特大师处理作品时非常细腻,逐字逐句的细心雕琢,处理之后的音响效果有了显著的提升。观看排练的老师们说:“施密特先生与合唱团的排练,就是把课程中讲述的内容实际操作在了合唱团排练中,我看到了合唱团的合唱效果的真的有明显的改变,用真实的改变来验证课堂讲述的知识的可操作性与真实性,并不是纸上谈兵,这次学习收获真的非常大。”

返程中,面对小编提出的问题,劳累多日的施密特先生虽满脸疲惫,但仍耐心的回复着所有的问题,对于他的敬业精神,小编表示崇高的敬意。

问题一:中国的现状是合唱指挥专业每年毕业的人数相对来说很少,而且会分出器乐与合唱的方向,可是合唱指挥的缺口又很大,大部分的音乐老师的专业是声乐、钢琴专业或者音乐教育专业,那么说如果想转型成为合唱指挥,老师们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施密特先生答:合唱指挥对于音乐的审美是需要一定高度的,他们的心里一定对音乐有一个大体的认知,对于声乐专业老师来说主要问题是对于声音的感念,因为声乐老师所学的大多是声乐表演方向,需要完美的展现他们的声音,但合唱需要的是追求声音的一致性,对于声音的认知偏差应该注意。钢琴、器乐专业的老师对于作品的大体认识一定优于声乐老师的,他们会非常好的把握作品的整体风格,但是不足是对于发声的概念一定没有声乐专业老师的理解深刻,这就是两个专业的不足和优势。

问题二:变声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于孩子的变声期您的建议是什么?

施密特先生答:当然了,德国的孩子也有变声期的问题,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个放弃演唱,也会一直参加训练的。我会要求他们用轻声演唱,会放低一些对他们的要求,或者有时我会让他们换到低音声部去演唱。如果说他们要参加很多比赛,或者唱的时间很长,我想尽可能的让他们多休息,或者把这样的机会给其他还没涉及到的这个问题的孩子。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个时候就应该放弃演唱,我反而希望他们把课余的时间放到合唱团来,因为他们在踢足球或者其他玩耍的时候,那种肆意的喊叫对他们的声带的损伤可能会更大,不如来唱唱歌呢(笑脸)。

问题三:您这几天指导了很多的合唱团,对于他们的合唱作品,您觉得如何?

施密特先生答:他们非常棒的完成了作品,作品的内容表现的较为完整,经常会给我一些惊喜,有一些处理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但是我在为我的合唱团选作品的时候会有些不同,我们所选的合唱作品一般是为人声而做的合唱作品,对于器乐改编的合唱作品,可能对于合唱队的声音训练不能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当然我不否认器乐改编的合唱作品对于合唱队员对于音乐了解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我同样也会选择,但相比较来说我可能会更重视一些对于合唱队声音的训练。